关于我们

ABOUT US

新闻中心

外贸企业,“活着”是第一重要的!不少企业无法挺过这个“寒冬”!

* 来源: 人民网,瞭望智库,金蜘蛛紧固件网 * 作者: admin * 发表时间: 2020-04-11 22:05:03 * 浏览: 1

刚刚过去的三月,是从事外贸行业15年的朱雪峰最忙碌的31天。


接收国外客户要求取消、暂停订单的邮件和电话,应对国内供应商一次次的催款......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至少50个国家已进入紧急状态。诸多国家关闭海陆边境口岸,货运航班、靠港装卸货物须审批。外贸企业风险骤增。


在政府的帮扶外,和朱雪峰一样想要公司活下去的外贸人,开启了一场自救行动。



每天一二十个催款电话


“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百分之七八十”,江苏面料出口商朱雪峰3月份订单量骤减。此前他的成品面料出口到德国、法国、英国、美国、日本等多个国家的服装厂。


还有已经接到手的单子被国外的客户要求取消或暂停。比起还没开始生产就取消的单子,面料加工到一半被要求取消更“可怕”。


“已经产生的成本和各种费用全打了水漂。”朱雪峰介绍,国外客户签完订单后经过90天的帐期才会付款。在此期间,朱雪峰需要垫资与面料半成品的供应商合作,将原胚布制成成品出口,而他们与供应商之间有30天左右的帐期。


“客户那边的链条一旦断掉,我这边会连锁反应。”朱雪峰谈及,有些订单已经从原胚布走到了染色阶段,客户突然取消订单,自己面临高额损失。据估算,目前大概有800万元的订单发生类似状况,意味着朱雪峰要支付240万元的供应商款。


“这几天忙于四处借款和贷款”,记者与朱雪峰的采访推迟了两次, “月底到月初,供应商都会来催款,一天一二十个电话”。


朱雪峰告诉记者,行业内,欠供应商的款项是否会支付,一般由贸易公司的“实力”和“诚信”决定。


“实力强、诚信好的就自己给,实力不强,诚信也不怎么好的,可能就倒了,钱也拖着不给了。我们属于诚信比较好的,也想继续在这行做下去,现在就是跟亲戚朋友借钱,用房子贷款。”


此外,部分客户还向朱雪峰要求将原本签订的货物量“砍半”。国际疫情的蔓延,给“暂停生产”的订单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客户无法给出一个确定重启生产的时间点,贸易公司和工厂只能等。对于讲究季节性和流行趋势的服装业更是雪上加霜,“客户下一季度会不会用这些产品是个未知数。”


两周时间,从疯狂催单到订单暂停


回想起这些天经历的种种,朱雪峰感叹这场疫情发展“太快”,对外贸行业的影响“太大”,辐射面积“太广”。


从疯狂催单到订单暂停,仅仅两周的时间,朱雪峰没有想到反转来得如此之快。


3月10日,他接到来自英国客户的订单。朱雪峰心里没底,又怕订单被抢走,小心翼翼地询问客户是否受到疫情影响。


“客户说肯定没问题,不会取消订单,让我赶快做,交期晚了,还要索赔空运费。所以我们拼命地赶。”


到了24号,客户一封邮件发来,要求“全部暂停”。此时,胚布已经上色,所投入的30余万成本也随着机器按下“开始”键的那一刻源源流出。


在广东从事出口贸易15年的李翔有同样的感受,他告诉记者,生意的上涨下滑很正常,出口贸易在以往受到的影响大多是“渐进式”的,如国家之间的贸易战、反倾销政策以及汇率方面的波动等,但这次疫情的影响是“突发性”的,“第一次遇到”。


李翔的贸易公司主要出口电子类和健康类产品,出口地涉及欧美和中东国家,如美国、印度、迪拜等,年出口金额八千万左右。春节时,他前往迪拜,2月中旬返回国内,彼时,疫情还未在全球蔓延,其公司订单也尚未受到影响。但回国一周后,“所有情况都变了”。


2月26日复工以来,公司把主要精力用于协调工厂生产年前的订单,第二季度的订单全部暂停。


“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能出的货赶紧出完,越快越好,因为不知道下一步会发生什么事情。”


李翔判断,更严重的影响将从四月开始,“估计至少波及百分之六七十的业绩”。


疫情的全球流行,也放慢了外贸企业的整体发展步伐,不少企业甚至无法挺过这个“寒冬”。


2020年1至3月全国进出口企业注册量同比降15.9%。企查查供图


企查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27日,我国进出口企业数量为641万余家,其中在业、存续的企业有520万家。2020年1月至3月全国进出口企业注册量同比下降15.9%。在此期间,还有3.7万家进出口企业注销或吊销。



转产医疗物资?难!


疫情导致各国防疫物资紧缺。从事外贸运营工作的刘枫告诉记者,中国制造网付费会员后台上可以看到,2020年1月起,我国内地以外的国家和地区对“口罩”和“口罩机”的搜索量骤增。


风口下,不少外贸企业想通过转型口罩、防护服、口罩机、呼吸机等医疗物资出口。


2020年1月起,中国制造网上“口罩”和“口罩机”的搜索量骤增。受访者供图


李翔告诉记者,近期,不少国外客户跟他求购口罩,他通过寻找国内资质尚佳的厂家进行配合,并不考虑转型,“自己没有做过的业务,现在临时转来不及。”


他解释称,出口这类医疗物资的标准很高,此前从事外贸行业的人并不专业,若突然转型,怕是会出现因质量和标准问题无法出口的情况。此外,当前的防控形势下,大多国际航班已停运,医疗物资的运输也较为困难。


“其实想法都是对的,但现实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朱雪峰表达了同样的看法,“所谓的转型其实是凤毛麟角的几家企业在做。”


朱雪峰投资的一个工厂此前生产过民用防护服的面料,“已经不做了,现在都要医用的,我们没有资质。”


他告诉记者,用于生产医用口罩和防护服的原材料要么价格被炒得过高,要么质量参差不齐,“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东西,我不是做医疗的,就不掺和了。”


政策已收紧。商务部、海关总署和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三部门联合发文,要求自4月1日起,出口新型冠状病毒检测试剂、医用口罩、医用防护服、呼吸机、红外体温计的企业向海关报关时,须提供书面或电子声明,承诺出口产品已取得我国医疗器械产品注册证书,符合进口国(地区)的质量标准要求。


“活着”是第一重要的


逆境之下,想活下去的外贸人开启了一场自救行动。


李超在山东经营着一家工贸一体的小型机械制造企业,主营空气压缩机,出口国家包括印度、土耳其、墨西哥、俄罗斯、南非等。3月至今,其公司没有接到任何国外订单。工厂2月19日复工后,也只是在完成年前已签的订单任务。受国际疫情形势和汇率影响,手上还有98台机器无法发出,“70%的尾款没付,95万左右。”


李超出口的产品空气压缩机属于一种通用机械,80%的工厂需要其作为配套设备,他打算将部分业务转为内销。


“这是一次0到1的挑战”,李超说,公司此前未接触过内贸市场,对于国内市场的开发,包括定价权等尚不掌握,甚至连中文品牌名字也没有,“需要从头去做。”


同时,李超想继续在外贸行业里深耕下去。“趁此机会,修炼内功”,对公司各方面查缺补漏。


李翔则做好了今年一年不挣钱的准备。自称见过“大风大浪”的他告诉记者,“活着”是第一重要的,其次是“好好地活着”以及“大家好好地活着”。


对于自救,他表示,大型企业,尤其是成长型的大型企业当下的压力更大,困难更多,“船大难掉头。”李翔建议同行,首先要缩减开支,同时尽快回笼资金,并对疫情严重程度不一国家的客户进行分类,做好接下来的客户计划,维护好信誉度高的客户,保持生意的流动性。


“今年能撑住就不错了”,朱雪峰说,自己什么也不敢想了。身边有个别同行打算不干了,公司也不要了,朱雪峰称他们是“极端分子”。


除了还款给供应商,朱雪峰还给优质供应商写了一份承诺书,表示对此次货款延迟导致的损失,会在将来的订单中进行补偿。对于取消或暂停订单造成的损失,他们正在与客户沟通,希望对方与自己一起对货款进行合适比例的分摊。


对于员工,朱雪峰表示,目前只能尽量安抚,经过沟通,三月的工资发了80%。考虑到目前的订单情况,预计到4月10号公司将全面停工,他打算给员工放假,“到时只能按照昆山的最低工资标准来。”


打开思路找商机


程国生是做外贸汽配的,是受疫情影响的典型企业。


“春节之前,我们接到了非常多的订单,原本打算春节之后发出去,因为疫情,我们不得不通知客户交货时间延长。后来美国、西班牙、德国等国家和地区疫情暴发,店面关门,不少订单取消,我们受到了比较大的冲击。”


当时,他估计,疫情会持续3-4个月,除了给客户信心,做好客户的跟进营销之外,必须想办法,渡过这段真空期。


有一天,一位做瑜伽垫的朋友来诉苦,遭遇退货,产品压在仓库无法出手。程国生想起自己隔离在家期间,买了不少健身器材,又看到国外正是疫情暴发期,就把这批货物的信息推给了美国经销商。很快,美国厂商就将这批货物全部要走。


这给程国生打开了思路,他发现,利用原有贸易渠道和资源,居然还有其他未探索的事情和空间。


程国生认为,疫情当前,风口远不只口罩、消毒水、医疗用品这些领域。“这些商品虽然热门,但对于生产资质的要求很高,不如转到一些固有商品的相近品类,或者有进货渠道的品类,以降低损失。”


封城封国已成普遍现象,有一些消费是增加的。比如对健康重视的人会购买室内体育用品,外出就餐减少会使得厨房用品的需求增加,学校停课会使得亲子互动娱乐的用品需求增加,等等。


“想想自己宅在家里买了什么,就会知道外国人宅在家里需要什么。”程国生说,“外贸企业还是应该自己主动寻找商机。”


现在,程国生一面开拓国内市场,出口转内销,一面在修炼内功。


“疫情会促使我们思考哪些产品是核心竞争力,哪些人是我们的精兵强将,哪些流程可以优化。我们在重新梳理自己企业的标准化的流程,以保证经济复苏之后,马上就能提升效率,恢复产能,应对可能到来的订单潮。”


线上化转型的好机会


经此一疫,另一个被广泛认可的趋势,是电商在全球的普及,外贸企业也可借此机会向线上化转型。


宁波市鄞州区电子商务协会秘书长吴向进认为,电商的普及会带动订单向碎片化、个性化、定制化的方向演进,甚至会带来外贸供应链的重塑。


“以汽车配件为例,以前是外贸企业将货物发给一级承销商,再由承销商层层分发,最后到达汽车维修店手中。如果电商普及,可能会由汽车维修店在网上直接购买汽配,砍掉了中间的承销商环节。外贸企业的利润会有所提升,汽车维修店也能以更低的价格拿到产品。”


这就需要企业加强线上化转型。在吴向进看来,要想完成转型,外贸企业需要在以下三点上发力:


第一,转变思维方式。对比线下,线上售卖对于团队的运作效率、订单的流转速度、产品的更新频率都提出更高要求。“由于线上订单的规模不大,由此还会倒逼货运的革新,今后在货运上,拼箱的方式会更加流行。”


第二,根据市场需求选择合适的爆款产品。疫情期间,很多店铺以防疫物品为爆款,带动了其他产品的销量。


第三,搭建一支跨境电商团队。交流能力要强,年轻人要多,工作时间要灵活。客服要全天24小时不间断在线,以随时应对客户的呼叫。


在吴向进看来,现在正是建立联系的好时机。


“商家把产品照片上传,提交一些相应的介绍,就能与客户建立联系,成本低、效率高。”吴向进说,“前期可能只有一些小批量的订单,通过几次合作,订单会慢慢增加。在疫情期间与客户建立起信任,让客户了解产品质量与商家的服务能力。疫情结束后,客户就会来中国实地检查、验厂,那么,签下大订单就并非难事。”


Grace从事跨境贸易15年,她告诉库叔,“从前广交会会有老外拿着现金拍到桌子上,当场就定了产品。现在,他们即使来,也会货比三家,即使确定了厂商,也会经过长时间的沟通。如果把这个精力放到线上,会有更高的转化率。”


随行付副总裁薛光宇提到,中国支付业的发展也为企业从事跨境贸易提供了更多便利。新科技使得自动化、人工智能、数据分析及客户设计领域的能力得到根本性升级。


“每次危机都是一次历练和成长,每次危机也都会包含机会,一个好的企业家不会浪费任何一次危机。”朱秋城和一批外贸中小微企业已经上路。


国家相关部门和地方政府也在关注外贸行业的困境。税费减免、应急贷款、延期缴税等措施被采用。 


国家税务总局数据显示,自2月10日实施出口退税便利化等措施以来,全国税务机关共为将近23万户出口企业办理出口退税2040亿元。


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发布公告称,自3月1日零时起至6月30日24时止,免征进出口货物港口建设费,减半征收船舶油污损害赔偿基金。 


一些外贸大省也纷纷加入了帮扶行动。如浙江省出台10项帮扶举措助力外贸企业共渡难关,包括引导外贸企业用好进出口银行浙江省分行50亿元应急贷款、法人银行机构300亿元贷款减免3个月利息等优惠政策,允许受疫情影响申报税款困难的外贸企业依法办理延期缴纳税款业务等。


(来源:人民网,瞭望智库,金蜘蛛紧固件网)